海女泪

来源:网络 发表时间:2018-06-19 15:54

这是一个很久远的故事,久远的已经无法追溯它的出处,那还是人类刚刚懵懂的远古时期,蔚蓝的海洋波澜壮阔,孕育着数以万亿的生命。大海沿岸有一村落,名叫华亭村。村中居民多以打渔为生,有位渔民名叫于谢海,命运多舛,自幼丧父,与母亲相依为命,终年打渔。因家庭穷苦,直至而立之年仍未娶妻。

于谢海的老母亲看着儿子奔波劳累,却因家庭贫穷无法娶妻。于是就到处托人,张罗着给儿子提门亲事。总算老天开眼,王媒婆在收了三吊铜钱后,答应帮忙,寻了几日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找到一位邻村吴赖头的女儿胖丫。胖丫名副其实,不但胖皮肤黑。而且性格彪悍、好吃懒做,无人敢娶。胖丫凶悍说道:“想娶可以,准备千两黄金,供老娘今后花销,买丫鬟两名,供老娘今后使唤。否则免谈。”媒婆一说,于母心里冰凉。模样倒是其次,脾气如此凶煞……马瘦毛长,人穷志短。好不容易寻到一个,条件却如此苛刻。别说千两黄金,外备两名丫鬟,就是聘请媒婆的三吊铜钱,也是母子二人几个月省吃俭用,卖鱼积攒的。一千两黄金对于他们无疑于天文数字!

于谢海劝慰了母亲一番。于母只好作罢。提亲的事暂时搁浅。老婆可以不娶,可肚子还要吃饭,于谢海照旧日复一日,起早贪黑的出海打渔。

这一日,于谢海打了半天,没有打到什么鱼,眼见天已过午,再不抓紧,就要空手而归。于谢海心里着急不已。仰望天空,风和日丽,海平面也是波澜不惊。于是他决定到深海里试一试,划着小船进入深海。来到一片陌生海域。一网下去,网上来满满一网,望着满甲板个大生猛、活蹦乱跳的海鱼,于谢海狂喜不已。心里喜道:“这回上天有眼,今天还不满载而归?几网下去就够我娘俩十天半月的生活开支了!”

正在于谢海兴奋的卖力撒网收鱼时,突然海面旋出一片漩涡,天空乌云遍布、狂风不止,海洋霎时波浪滔天,滔天巨浪中的小船就像一片树叶,随浪起伏,漩涡越转越急,越转越大,小船随时就被吞噬。于谢海吓得脸色苍白,死命抱着船陀,眼见无幸。仰天喊道:“娘啊娘,儿子要先走一步了,剩下您老今后可咋办……”想到家中老母无人照管,泪流满面。正在绝望之时,海底深处,传来一声声沉闷的怪兽叫声,于谢海脸如死灰。可是也怪,那怪兽并不从海底冒出,声音却是凄厉异常。似乎怪兽在遭受折磨。随着怪兽的凄厉声,漩涡消失了,又过了一会儿,声音逐渐变小,直至消失。海洋上空乌云消散,重新露出了太陽,一切又恢复了平静。

于谢海抹了一把虚汗,心里说道:“老天保佑!大难不死……”说着将海中渔网收了上来,随着渔网逐渐收拢,手中力道越来越大。于谢海心中奇怪不已:“平时满网鱼,也不会如此沉重!难道网住了石头?”于谢海费力的把渔网收上船来,愣住了——网内没有一条鱼!撑开观看,突然叮咚一声,从网中掉落一物,精光四射,耀眼夺目。于谢海心里砰砰跳动,捡起细看,只见那物件为龙首海马身的一块玉雕,玉雕雕琢细腻,龙首昂然,口弦宝珠,形态栩栩如生。于谢海高兴不已,收好宝物,划着小船满载而归。

回家后,于谢海在海中捡到宝贝的消息不胫而走,很快传遍附近的村落,来看宝贝的络绎不绝,同村的王财主出一万两黄金要买深海玉雕。领村的胖丫托王媒婆传话:一千两黄金、丫鬟都不要了,就要玉雕,马上嫁过来。

几天来看宝买宝的、说媒相亲的络绎不绝,于谢海家像个集市热闹非凡,于母瞧在眼里,乐在心里。黄金倒是罢了,说媒的一来,这媳妇倒是有着落了。于母二人商量着,如何处理这件珍贵的深海玉雕,于母相中一门亲事,欲与领村李家二闺女订婚,李家二闺女不但长得俊俏,针线活做的好,而且李家愿意随女嫁妆再带一千两黄金。于谢海打算卖给王财主,一万两黄金可以买一艘大船,还可以给自己娶房老婆,剩余的还可以再置办点家具。于谢海小算盘打得啪啪响。

这晚,于谢海紧搂着深海玉雕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。忽然他又回到了海洋,他双手紧抱着船陀,天空电闪雷鸣、乌云遍布,海洋底部,有头九头怪兽晃动九条粗如百年枝干的脖颈,掀起巨大漩涡,随着九头兽的不断加力,海洋波浪滔天,眼见小船就要沉入大海,自己将要成为怪兽的口中美食。突然海底炫出一片红光,出现一位手持宝杖,身穿白色吊带长裙,头戴海马凤冠,肤如凝脂,婀娜身姿的美貌少女,只见那白衣少女持杖大战九头兽,那九头兽也毫不示弱,盘绕九条巨头脖颈迎战白衣少女。少女巧妙躲闪,并杖杖击打怪兽的脖颈柔软处。怪兽发出阵阵的凄厉惨叫声。交战几十回合后,少女逐渐占据上风,怪兽困兽犹斗,猛的不妨张开血盆大口咬向少女,少女迎杖击向怪兽头颅,用力过猛,宝杖上端镶有三个龙首海马身的宝物,其中一个掉落而下,九头兽被击断一头颈,负伤而逃,宝物却正好被于谢海网到。少女眼看着被于谢海收网带走,却因神人天地相隔,无法相见,只好作罢,驾水而去。

于谢海睡梦惊醒,久不能寐。第二日,于谢海告知母亲,这深海玉雕,不能卖,也不能当做娶媳妇的嫁妆。母亲百思不解。于谢海把那天深海打渔遇险和昨晚梦到的情景告诉了母亲。母亲抓住于谢海双手颤声说道:“赶快把这玉雕送还那海神女子……,我们宁可今后无妻,穷困一辈子,也万万不做那忘恩负义的小人。”于谢海见母亲如此深明大义,高兴异常。于是他划着小船,找到上次打渔之处,向着天空喊了几声:“谢谢海神,谢谢你救了我。”喊罢毫不犹豫的把深海玉雕投入海中。海洋顿时炫出一片红光,照射四周海域美丽异常,海洋深处传来一婉转动听的女子声音:“谢谢你归还了我的海马龙玉雕,使我不至于受到海神的处罚。今后你可以经常来此打渔,我会保护你的……”于谢海听到声音,激动异常,说道:“救命之恩,无以为报。更不须多谢!”从此,于谢海每日来此撒网打渔,而海洋底部每次都会炫出一片红光,那就是白衣神女的海底祝福。

天长日久,二人逐渐互相产生爱慕之情,于谢海在一次夜幕降临之时,说道:“你能上来吗?让我看一眼,就一眼……”海底沉默许久,慢慢的海水红光渐浓,渐亮。升起一位白衣绝色女子,脚踏海浪,身穿白色吊带长裙,头戴海马凤冠,肤如凝脂,婀娜身姿,冲着于谢海微微一笑,笑靥如花。于谢海呆呆的瞧着,说道:“你真像我们的观音娘娘……,我,我……”白衣女子微微一笑说道:“我叫艾琳娜,是西方海神波塞冬的女儿。我管辖着这片海域。”

两人经过交谈,感情更是似蜜似酒,甜蜜芳香回味无穷。从此于谢海来此打渔,艾琳娜就脚踏海浪的悬在空中陪着。经过艾琳娜的帮助,于谢海每天都能打到很多的海鱼,日子也逐渐好过起来。

一日,于谢海终于向艾琳娜吐露心声,艾琳娜却痛哭失声,原来西方天神规定,天神是不允许下嫁凡人的,她每天陪着于谢海,就已经触犯了天条。但是她表白的说道:“我今生嫁不了,来世我们也要做夫妻!”于谢海大声说道:“我不管有什么天条,我非你不娶,我等你一万年……,一万万年!!”

二人知道,天条是他们无法逾越的鸿沟。他们每天这样默默的相恋,默默陪着另一个打渔。假如永远这样,也算成全了他们。可是事实往往都是残酷的,爱情有时也是凄美的。

九头兽在养好伤后,凶残的报复起打渔的人们,昼夜不停的袭击,附近的渔民死的死,伤的伤。人们穷苦不堪。于谢海请求艾琳娜除去九头兽。

艾琳娜说道:“那九头兽法力不在我之下,为了渔民们的幸福,我坚决除去它。不过你要答应我,不管我出现什么事,你都要照顾好自己,记住我们曾说过的话,即使今生无缘,来世我们也要相见……”

艾琳娜在于谢海的陪同下,寻到正在海洋作恶的九头兽,仇人相见分外眼红,九头兽只不过比艾琳娜法力稍逊一筹。几十回合后,艾琳娜作法斩断九头兽的一个头颅,九头兽狂性大发,见难以战胜。突然朝向岸边观看的众渔民喷出烈焰烧向人群。岸上顿时一片火海,传来一片惨厉叫声。艾琳娜用杖作法,喷出一片海水,将岸边火焰熄灭。九头兽见到艾琳娜分心营救岸上众人。趁机喷出烈焰烧向艾琳娜,顿时艾琳娜全身被火海包围,于谢海眼含热泪,口中大喊:“艾琳娜!艾琳娜!我的艾琳娜……”艾琳娜深情的看了一眼于谢海,空中徐徐传来深情的话语:“记住,今生无缘,来世相见。今生无缘,来世相见……”她化作一片红光,越变越大,逐渐形成一座大山,将九头兽罩在其中,压缩变小,逐渐沉入海底。

从此渔民们又开始了他们的幸福生活,不过岸边每天都坐着一人,眼观大海,嘴里喃喃的说:“今生无缘,来世相见……今生无缘,来世相见……”